1. 導航菜單
        首頁 >  » 正文

        6000全訊網_即生亮,何生關張

         東漢末年,群雄爭霸,硝煙四起。
          在一片“人間四月芳菲盡,山寺桃花始盛開”的桃園中,劉備、關羽、張飛義結金蘭,從此留下一段流傳千古的美麗佳話。
          亂世出英雄。
          士爲知己者死,女爲悅己者容,自從遇到了劉備,他的三顧茅廬讓6000全訊網諸葛亮感激涕零,心知終于遇見心中之名主,揚名立萬指日可待,從此出山助劉備成就鼎立三國之霸業。
          手足情深。主公與關、張二人情同兄弟,出生入死幾十載。關張二人忠心不仁。關雲長號“美髯公”,在劉備落難時用錦囊護須,身在曹營身在漢,過五關,斬六將,送二嫂。張飛長板坡一戰,早已揚名立萬,爲不可多得之虎將。
          但我與他二人及劉備主公的關系,卻是十分微妙。
          先是我上任之初,張飛便恃才傲物,看不起我這山野之人,以爲我徒有“臥龍”之虛名,與我打鬧,不聽軍令。後雖爲劉備所勸,但仍是久久不能釋懷。我寬之于人,待他二人向來不薄,但卻知自己永遠也無法代替他二人在主公心中之地位。
          公元264年,關雲長虎落平陽,爲孫權部將呂蒙所害。主公大痛,隱隱有伐吳之心。我心知不妙,幾月後,張飛爲部將殺害後,凶手降吳。一載之內,五虎上將如灰飛煙滅,折傷殆盡。主公哀怒之下,草率出兵,親率六十萬大軍,揚言滅吳。出發前那夜,我知主公此去必定是凶多吉少,苦勸道:“主公,節哀順變,二虎相爭,必有一傷,奈何與操賊坐收漁翁之利?”言曰:“我與他二人同生共死,今二人已死,我有何面目見二人陰魂于地下!”並下令有谏其勿出兵伐吳者,斬!那夜,我痛哭流淚,知自己已無法挽救危機,更深知他三人血濃于水之情。
          果不其然,主公爲陸遜所乘,火燒連營六百裏,大軍所剩十之一二。蜀國大勢已去也,三軍痛哭俱缟素。一代名主,也于白帝城殒落,從此我孤單一人,操持軍國大業,嘔心呖血。
          出師未捷,我“臥龍”愧對蜀國百姓!
          常言道:“有緣千裏來相會,無緣對面不相識。”
          我常想,如果我諸葛亮能獲得主公對關張二人那樣的情誼,也許我能避免這八百裏火燒連營的悲劇,如果沒有關張,蜀漢不會元氣大傷,則勝負之數,存亡之理,未可說也。天意作弄人,一切皆隨緣,如此,我孔明只好哀歎一聲:
          即生亮,何生關張? 

         布萊爾曾說過:“一個人年輕時若是保守黨,就太沒有心肝,但一個人年老時若是自由黨,就太欠成熟。”或許,張揚屬于年輕人,內斂屬于老人。
          蘇轼高唱:“大江東去,浪淘盡,千古風流人物。”李清照低吟:“這次第,怎一個愁字了得?”或許,張揚屬于男子,內斂屬于女子。
          張揚,讓陽光燦爛普照大地,讓萬物複蘇;內斂,讓月光撒下的清輝伴著失眠的人入睡;張揚,讓滾滾長江水無休無止;內斂,讓漫漫撒哈拉沙漠中的駝鈴悅耳動聽。
          張揚與內斂,孰是孰非呢?
          過于張揚,烈日會使草木枯萎;過于內斂,黑暗會讓趕路的行人恐慌;過于張揚,江水會決堤:過于內斂,駝鈴無法給迷路的人指明方向。
          原來,張揚與內斂誰也離不開誰。
          年輕人和老人都需要張揚也需要內斂;男子和女子既要懂得張揚也要懂得內斂。
          張揚自己的青春,人生才會燦爛多彩。然而過于張揚就成了張狂。張狂是幼稚的表現,它可能會讓你跌入萬丈深淵。
          “韓信點兵,多多益善。”面對著劉邦別有用意的提問,韓信低頭看著棋局,漫不經心地回答。在關鍵時刻,他不懂得內斂,依然口出狂言。殊不知他這句話更加堅定了劉邦要滅掉他的決心。張狂使他將自己推向死亡。我們要懂得在張揚中學會內斂。
          內斂自己的個性,生活才會更安全。然而過于內斂就成了冷漠,成了懦弱。古往今來,有多少文人志士感慨著壯志難酬,英雄無用武之地呢。他們渴望著識千裏馬的伯樂,然而又有多少人能像呂尚碧溪垂釣,得遇重人的文王那般幸運呢?在期望與失望中等待,結果只能是抽刀斷水水更流,舉杯澆愁愁更愁。我們要學會在內斂中張揚自己。
          我們要新穎,要多變,張揚自己的個性,讓生活之水沸騰;我們要規範,要穩定,要內斂自己的浮躁,在坎坷面前心如止水。
          內斂,是寒冷時媽媽送來的一衣溫暖,是酷熱時爸爸送來的一陣涼意,是口渴時的一壺清涼,是下雨時的一傘叮咛。
          張揚,是歡快時的大聲歌唱,是悲傷時的放肆呼喊,是歡聚時的載歌載舞,是離別時追著火車跑的背影。
          人生中,用內斂和張揚來表達6000全訊網們的愛,一滴水也足以讓大海翻滾,一枯草也會讓青山黯然。別忘了張揚,也別忘了內斂。
         

       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