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絡兼職可信嗎|雕 心

有時候,轉變一下觀念,面對的卻是一個全新的世界。
——題記
網絡兼職可信嗎曾以爲,世界是一成不變的,只有黑白色,或許還有灰色。直到後來,我聽到了一個故事,真實的故事,雖然時間久遠,故事的具體時間我已記不清,可我卻清晰的記得這個故事。
故事發生在上世紀的日本,他滿身風塵,在這個不起眼的公司當個不起眼的保險推銷員,他很自卑,認爲自己一無是處,即使是在面試時他不服輸。
事實上,在最初推銷的7個月,他沒有拉到一分錢保險,自然拿不到薪水,他窮得連公交車都做不起。他被房東趕出後,爲了節約開銷,每日兩餐,睡在公園長凳上,但他仍沒有放棄。他會鼓勵自己。但即使如此,他還是走入了一個只要是常人都會走入的誤區:開始變得焦躁不安,被自己的觀念束縛住了。
但,他亦是幸運的。他遇見了一位老和尚,老和尚對他說:“人與人之間,像這樣相對而坐的時候,一定要具備一種強烈的吸引對方的魅力,如果你做不到這一點,也就沒有什麽前途可言了。”老和尚又說:“一個人之所以難成大器,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不能超越自己”……“你要毫無保留地徹底反省,才能真正認識自己,改造自己!”
老和尚的話使他如同迷航的舵手看到了導航的燈塔,思想的頓悟引導了行動的改變。在和同事一起爲自己召開的“批判會”上終于認清了自己。再經過自己的不懈努力,在1936年,他的業績遙遙領先,成爲全公司之冠,並奪取了日本的第二名;36歲時,成爲美國百萬圓桌協會成員,協助設立全日本壽險推銷員協會,並擔任會長至1967年,榮獲日本政府最高殊榮獎,並成爲MDRT的終身會員。
他,就是日本保險業連續15年全國業績第一的“推銷之神”——原一平。
是的,他讓網絡兼職可信嗎看見了這個世界的多姿多彩。如果他當初沒有改變觀念,一如既往的焦躁下去,他斷不會取得如此成績。
一念,一世界。轉變一個觀念,面對的則是令人驚奇的另一世界啊! 

 余幼讀百家之書,竊慕伯夷叔齊之高義,伊尹周公之德,以不得見爲人生之大憾也,遂立志于學,欲以文雕心追賢者之踵也。

余嘗聞一說曰:“鷹鹫同屬,皆曰隼,然逢一大旱,獐兔盡走,群隼枯腹,偶見地有屍,鹫俯身急下,食屍而存,故曰鹫。然鷹傲然如故,直入雲霄,世始有鷹鹫之分也。”余聞此而有歎曰:“世人之所以貴鷹而鄙鹫,蓋鷹善雕其心而有铮铮傲骨之故也。”
然雕心之奧,非此一案,廣袤乾坤,何處不有?君不見華山于風雨之雕而成偉,松柏于歲寒雕而成其心,河海于溪流雕而成其大,世人皆曰自然無所雕,殊不知世之萬物皆因雕而生,此物理也。
昔韓非子囚諸秦,作《韓非子》傳于後世;文王拘諸殷而演《周易》;屈原見放,始作《離騷》之賦;太史公受宮刑之恥而成絕唱之史,無韻之騷,此四子故何成其偉業?蓋因其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以苦雕心之故也。故曰:“欲成其事,先雕其心。”
然茫茫千載,豪傑萬千,留賢名于史者無幾,何哉?其皆不知爲人先雕其心之理否?非也,此言之易,行之難之故也,既行,又不能持之,故非真賢者不能至也。
余嘗求古仁人之心,索雕心之大奧,孟子雲:“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勞其筋苦,餓其體膚,空采其身,行弗亂其所爲,所以動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”雖未言雕心二字,實句句爲雕心之舉也。雖言讀書之理,亦言做人之奧也。智哉孟子!誠哉斯言!
悲夫!今之世人,有無知者不雕其心而雕其容顔,殊不知賢與不賢非擇其于容顔,而在其心,縱有絕世之姿,不及有賢者之心也。故余悲之。
今以百金與抟黍示兒子,兒子必取抟黍也;以百金與和氏之璧示鄙人,鄙人必取百金也;以和氏之璧與雕心之大奧示賢者,賢者必取雕塑心之大奧也。其知彌粗,其所取彌粗;其知彌精,則其所取彌精。余等皆文人,定當取雕心之大奧而恪行之,縱不爲賢者,亦不與小兒鄙者爲伍也。
于是余有歎焉,茫茫千載,有志與力者萬千,然功成名就者,非有超士之才者,與善雕其心而恪行之者莫屬也!

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