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t id="3yqulx"></dt><u id="3yqulx"></u><abbr id="3yqulx"></abbr><sup id="3yqulx"></sup>
      1. <pre id="3yqulx"><dd id="3yqulx"></dd><noscript id="3yqulx"></noscript><i id="3yqulx"></i><kbd id="3yqulx"></kbd></pre><button id="3yqulx"><ins id="3yqulx"></ins><option id="3yqulx"></option><label id="3yqulx"></label></button>
                • 導航菜單
                  首頁 >  »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917手機注冊送10w/絲瓜與肉豆,形式與內涵

                    真正的多嘴,不是人前的唠叨,而是心憂天下,盡管曆史車輪滾滾,一日日呼嘯而過,但青史上必將留下美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翻開史書,在散著油墨香的書卷裏,他們—一群多嘴的人倏地出現在眼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治國不一道,變國不法古”的商鞅一位有才識有遠謀的人,他在秦朝統治分裂,情勢危機之時,毅然挺身而出,多嘴地提出了變法之路。他的多嘴撼動了秦國,爲秦的逐漸富強,統一六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毛遂自薦也成了多嘴的代表,他地位卑微卻果敢得令人欽佩。在趙國被秦軍圍困的關鍵時刻,不顧鄙夷恥笑多嘴地鼎力自薦,他多嘴的說服楚王出兵,救民于水火之中。他多嘴,爲國家不惜各人安危,極力自薦他以三寸不爛之舌使趙國轉危爲安,毛遂的多嘴是中國曆史上士人勇于面對直面進取最濃重的一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而被唐太宗贊爲以人爲鑒可以知得失的魏征,一個頂級的多嘴的人。大殿上他多嘴讓唐太宗屢次爲難,書房,甚至

                    寢宮,隨處可見他的身影,他不停的多嘴,爲國家,爲人民,終于換來了“貞觀之治”這一國泰民安,人人安居樂業的盛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務需多談,他們的多嘴,是以國家爲中心,舍棄個人私利,這些人,他們多嘴的故事會永遠載入史冊,萬古垂青!相反,有那麽一些多嘴的人,以自917手機注冊送10w利益爲天,陷害忠良,多嘴地阿谀逢迎,他們永遠地被“釘”在曆史的恥辱柱上,爲後人所不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秦桧,臭名昭著的小人,嫉妒嶽飛的卓越功績,爲了自己的利益,多嘴地在君王面前說壞話,陷害忠良,嶽飛,一代名將慘遭迫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汪精衛在國家前途和個人私利面前,賣國求榮,多嘴地替外敵賣命,口口聲聲說救國安民,卻難以掩飾他投敵賣國的醜陋嘴臉!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看來,我們中學生不怕多嘴。打掃衛生時,對于那些敷衍了事不認真打掃的同學就要“多嘴”的指出,這樣的多嘴是正確的,作爲一個心系班級榮辱的人,這樣的多嘴應當更多一些。像向社會上有責任心,對社會對人民負責任的記者,他們“多嘴”不斷曝光“地溝油”,“瘦肉精”,“注膠蝦”,無數個黑心企業一夜之間被曝光,爲了人民健康,國家發展,他們的多嘴是我們應該學習的。但是,那些“狗仔”的多嘴,挖掘他人隱私,擾亂他人正常生活,爲了自己的小利益而多嘴的去“宣揚”別人的隱私,是可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讓我們從現在起勇于面對假惡醜,站在人民立場,用我們的多嘴去“換一方平安,保一方靜土”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絲瓜藤蔓與肉豆莖須長在了一起,小孩執意要將它們分開,而大人阻止了小孩的行爲說菜是爲了吃的。對于對任何事都充滿好奇的小孩來說分辨絲瓜與肉豆是最重要的,因爲他們想還事情一個真相。而對于只重結果的大人來說,能吃到瓜與豆才是最重要的。此處並非是想要討論大人與小孩的問題,只是想借而表達大人與小孩思維的差別。
                  從某種意義上來看若視前者爲形式而後者則可以視作是內涵。反複思索這個關于形式與內涵的問題之後,又回到“分辨”與“吃”的問題上來。若將這個問題放到柴米油鹽的生活之中來說,我們便會由此想到其實形式並不重要,內涵才是一切的本源。
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紀20年代,印度詩人泰戈爾訪華,徐志摩與林徽因陪同,當時的報紙報道:林徽因人面桃花,泰戈爾仙風道骨,長袍長須,加上郊寒島瘦的徐志摩,猶如蒼松瘦竹春梅三友圖,成絕世佳品。但是,細細品味之後,會發現,我們的社會中越來越缺少這種“三友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三友”是什麽?“三友”是君子一言,驷馬難追的信義;是甯可食無肉,不可居無竹的超凡脫俗;是文質彬彬,然後君子的儒雅修養。人失去“三友”,即便拾人牙慧,附庸風雅,也便不免落入俗套,成爲俗人,因爲這是流于形式的矯揉造作。
                  現今社會中,美人層出不窮,而樣貌卻越來越同一化,回眸一笑,未曾千嬌百媚;影視作品泛濫成災,而主題卻越來越趨向亞文化,回憶青春,未曾滌蕩人心。《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》《匆匆那年》《小時代》,泛濫的青春文藝片充斥我們的熒屏,仿佛青春只能是失去夢想。這種文藝片給青少年帶去了什麽?無非是物質主義、消費主義及躁動不安。
                  我們總是在反思這個社會究竟失去了什麽,爲什麽青春總是缺乏奮鬥色彩?其實,正是人缺少了滌蕩與砥砺心靈的精神食糧,一味地追尋形式與數量,造成了社會諸多方面的同一化,亞文化泛濫。
                  泰戈爾,徐志摩,林徽因,三人所專不同,性格南轅北轍,但其感人之處卻是一致的:精神氣象讓人爽朗。“傳道,授業,解惑”,我們越來越執著于“業”,而忽視了“道”,而結果是,一個人即使是頭戴金絲八寶攢珠髻,項戴璎珞圈,裙系豆綠宮縧,也掩蓋不了身上的“銅臭味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正如國學大師饒宗頤所說:“人的生命如同蠟燭,燒得紅紅旺旺的,卻很快熄滅,倒不如用青青的火苗,更長久地燃燒,來得經濟。”917手機注冊送10w們的生活一旦被形式主義所左右,那麽整個時代的人文精神即將失控。
                  絲瓜與肉豆,何必執著于將其分開,只要內涵沒有走偏,又何必糾結于無關緊要的形式呢?

                 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