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utton id="kltjly"></button><table id="kltjly"></table><i id="kltjly"></i><sup id="kltjly"></sup>
    <ul id="kltjly"></ul><del id="kltjly"></del><abbr id="kltjly"></abbr><dl id="kltjly"></dl>
      <font id="kltjly"></font><style id="kltjly"></style>
          1. <dl id="7lzr2i"></dl>
                • 當前位置:首頁->銷售信息->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德國人在60年裏不斷的反思,不停的紀念,終于完成了靈魂的自我救贖

                  人們常說:“人挪活,樹挪死。”意思是說樹生長的位置不能隨便更改,否則會傷根,人不能死盯著一處不放,關鍵時刻要懂得變通。變通是天地間最大的智慧,是才能中的才能。《周易系辭下》中也提到:“窮則變,變則通,通則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要想實現夢想,手段的多樣性是不可或缺的。尋找到適合自己的道路,就要懂得變通。此路不通,則應另辟蹊徑。

                  變通不是放棄,而是力圖東山再起的手段。試問,秦孝公若不實行商鞅變法,秦國何以消滅六國,統一天下?司馬遷若不委曲求全,隱忍苟活,何以完成《史記》?鄧小平若不改變計劃經濟體制,搞改革開放,何來今日中國的繁榮昌盛?

                  俗語說:“尺有所短,寸有所長。”許多事物都具有兩面性,幸運星們應該用一分爲二的觀點來看待,不過于執著。比如說,戰爭與和平之間是既對立又統一的關系。戰爭與和平,二者不可共存。但是二者又可以成爲實現對方的手段:或者是以戰爭的方法來換取和平,如對越自衛反擊戰一戰打出了幾十年的和平;或者是制造和平的假象,來實現戰爭的目的,如蘇德兩國簽訂《蘇德互不侵犯條約》之後不到兩年,德國閃擊蘇聯,毫無防備的蘇聯損失慘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有這樣一個故事,一個生産圓珠筆筆芯的企業,他們生産的圓珠筆筆芯在市場上成績不是很好,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筆裏的筆墨還沒有用完,但是筆尖上的圓珠就壞了,這樣剩下的筆墨就無法使用了。這是圓珠筆筆芯的致命問題,因爲扔了可惜,不扔又沒有辦法繼續使用,有點雞肋的感覺。廠裏請了很多專業人士來解決圓珠筆的筆芯問題,很多方法都嘗試了,還是無法解決問題。後來,廠裏的一個員工用了一個很簡單的方法解決了問題。他把圓珠筆筆芯的長度切短了,當圓珠筆筆芯的圓珠報廢的時候,筆墨也剛好可以用完。這個員工正是懂得了變通,在同一種情況下轉換思維尋求解決問題的辦法,最終將企業的問題解決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生活在這個複雜的社會裏,我們難免會遇到一些難題。如果我們僅憑著心中澎湃的熱血來實現夢想,而不懂得變通,那麽最後的結局只能是倒在南牆下,頭破血流。讓生活多轉個彎,就會找到一片更廣闊的天地。  

                    走在街邊,我們總可見到這樣的情景:音像店中,那轟鳴的音響中傳出的始終是那節奏感極強的英文歌,人們也如過江之鲫般湧向英文歌專賣區,而那零落的、稀疏的民樂CD盒上卻滿布著灰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每每看到這種情景,我心裏便湧出一股酸楚:“漢語真的走向衰落了嗎?”大開的國門給我們帶來了繁榮的經濟,而那外來的語言也似潮水般湧入了年輕人的大腦,淹沒了大街小巷。于是少了那字正腔圓、抑揚頓挫,多的是一份沉重的哀思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我印象中,漢語是多麽的美麗啊!“江南可采蓮,蓮葉何田田。”漢樂府用她那獨特的婀娜帶著江南的清香,伴著燕語呢喃飄入人們夢中,使那夢境亦真亦幻,氤氲的水汽打濕人們的易感動的心,何其妙哉!又或是“昔我往矣,楊柳依依;今我來思,雨雪霏霏。”《詩經》的清新與明媚如同春日的黃莺穿柳,白鹭登天,將輕靈投向那一如水洗的碧空,也如同獨上高樓的青澀江南女子,將一眼隱隱的淒怨化爲一汪美麗的池水,滋潤、迷醉了五千年的華夏古國!這是多麽的令人心向往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漢語也是神奇的。某位作家曾寫過一篇名爲《施氏食獅史》的文言短文。內容淺顯,但據說通篇文字只有一個讀音“shi”(當然,音調不同),這實在令人驚歎。也許,世界上也只有漢語能做到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,我們擁有著這樣一筆巨大的財富,卻爲何要棄之不顧,而去追尋其他民族的語言呢?每個國家的人都會說:“我們的語言是世上最美妙的語言!”唯獨那些不可理喻的崇洋者瘋狂地攻擊著自己的母語,著實令人費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德國有這樣的規定:演講者在發表演說時必須使用德語。這不能不引起我們的深思。我們學習英語,本是爲了方便與外國友人溝通,而我們甚至連面對同胞時也講英文,這是爲哪般呢?百年前,中國被武力奴役,不想百年後的今天,我們卻被語言奴役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翻開線裝書本,淡的檀香味飄進鼻子——這才是靈魂的味道啊!飄逸的李白,哀怨的易安,豪放的東坡,他們費盡心血構建起了中華民族的靈魂,然而這靈魂就要在我們這一代手中飄散了嗎?不!決不能!請讓我們一起張開雙手,擁緊幸運星們的靈魂吧! 

                  本站頭條

                  熱門標簽

                 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