鳳凰網手機_那一家子1

錢曉韶:他叫你別煩了,快點洗!(錢曉韶蹙著眉毛,顯然也是等不耐煩了,邊說著邊走近來,准備幫女兒搓背)

【地點:廚房並衛生間。廚房與衛生間一門相隔】

【女兒戴希由在衛生間洗澡,母親錢曉韶在一旁等著】

戴希由:他說什麽?!(此時已經有些愠怒了)

這一家子五個人。女兒戴希由,父親戴希東,母親錢曉韶,還有老爺子戴進裕,老夫人陳小珍。

還沒到寢室,鳳凰網手機就往右拐了。著是一條小路,路的兩旁都是樹,也應該算是這校園中的一條幽徑吧。別的時候也時常有人走過,不過此時的人都是往教室走的,而這條卻沒有通向教學樓,于是就冷清下來了。不過,我卻是蠻喜歡這種幽靜的感覺,畢盡,每天都置身于喧囂的塵世,很難感受這樣一份幽靜的。即便是這條路,在白天也是人來人往,也只有在這個時候,我才能在此處享受到這種幽靜,你想,這是何等難得啊!

我一個人走在秋天的校園內,總好像覺得有一種怅然若失的感覺。望望天邊,晚霞還依舊飄在那裏,只是夕陽已經隱去了身影,只留下最後那一點余晖映照在晚霞上。此刻,校園的路燈也已亮起,好想有個人能在自己身邊,靜靜地陪著我走,可側首一看,陪伴自己的卻只有那被路燈拉的長長的影子,長的那麽寂寞。

走在到寢室的路上,發現自己身邊多了許多的人,有的提著袋子,有的夾著書本,只不過,他們卻于我走著相反的路。是啊!快要上晚自習了,也沒有幾個人還能像我這樣無所想地走在校園的路上吧!我想,他們此刻應該是在腦海裏構想著今晚的複習計劃吧。沒有辦法,誰叫自己已經是高中了,再也不能像當初那樣無拘無束的走在校園內,直到鈴聲響起的前一秒才跨進教室。古人說:“一寸光陰一寸金”,而我想,高中的一寸光陰就遠遠不只值一寸金了吧!

戴希由:哎,有熱水洗澡真好!(一臉惬意滿足狀)又不是要用很多電,我算了算3000w燒一小時不到,最多三度電……(戴希由望著一旁根本無心在聽的母親大人,仍自顧自的說著,不覺用三根手指比劃著……)

戴希由(更加不滿地):催催催,每次都這樣!我就是討厭在家洗澡,每次洗都要催催催!鳳凰網手機又不是光說不洗了!(甚至有想向浴缸裏砸毛巾的沖動了。但想了想,還是忍住了。但蹙起的眉毛仍沒能舒展開來)

2001